2021年4月19日

威尼斯:华丽洛可可下的脆弱(图)

威尼斯人仍有新丁添入(2007年出生婴儿440个),但是老龄化的人口、下降的出生率,以及搭乘驳船迁往大陆上房价较低地区的人流,导致本地居民数量在50年里从15万下降到6万。

从潟湖灰绿色的水面滑过,掠过圣乔治马乔雷教堂,然后是圣马可内湾,最后到达雕梁画栋的总督府,见识一下往昔历届总督眼中的府邸——他们受封前来,乘着金光灿灿的大船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stmmxmp.com/,热那亚银色的海面上乘风破浪,桨橹飞扬,旌旗猎猎——便可看到彼时美景虽历尽艰难,伤痕累累,终究留存至今。浪漫情怀也留存了下来。威尼斯这样一个充满致命吸引力的魅惑之都,除了作为上演动人爱情故事的风月场,还有什么更恰如其分的用途吗?

举例来说,某年的一个秋日,两个孩子,一个13岁,另一个才12岁,从托斯卡纳地区的格罗塞托离家出走。由于家里人不赞成他们的恋情,所以两个孩子省下平时的零花钱,攒起来买了去威尼斯的火车票。在威尼斯,他们来到一家名叫“泽奇尼”的简朴旅馆,服务员听到有人低声询问有没有房间,抬起头来却没看到人,把身子探出前台,才发现两个孩子的稚嫩脸蛋。孩子们说他们的阿姨随后就到,但服务员有些怀疑,于是和蔼地询问,听他们说出始末,然后打电话给警察。“多温柔多纯真啊,他们只想守在一起而已。”旅店老板娘埃莉萨·塞门扎托说。警察到来之后,把两个孩子带上巡逻船在城里游览了一圈,然后把他们安置在先前曾是修道院的区总部,照顾他们上床睡觉(当然是分屋睡,而且隔了老远)。第二天,在正对着15世纪院落的大厅里,两个孩子在铺着亚麻布的餐桌旁享用了丰盛的早餐。

爱情胜利的喜悦没有维持多久,现实就残酷地介入了。孩子们的父母当天下午就赶来把他们带回了格罗塞托。初恋的刺痛连同威尼斯光彩夺目的美景,都在这对落难小鸳鸯的身后渐渐远去。亲吻被打断,美梦化做泡影,而城市有时也难逃此劫。人人都盼望美好团圆的结局,但是徐徐下降的台幕总是拖着我们的心一起沉落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