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4月19日

“免费午餐”倏尔十年

从2011年4月到2021年4月,免费午餐公益项目走过了整整十年探索之路。

4月2日,免费午餐部分发起人和志愿者重返免费午餐第一所开餐学校——贵州省黔西县花溪乡沙坝小学。最早吃免费午餐的那一批孩子,现在有的已经大学毕业。

十年前,一群媒体人来到贵州省黔西县沙坝小学,发起了“免费午餐”,从贵州出发,走向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等地,星火燎原。

十年,免费午餐基金联合多方力量累计在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1478所学校开餐,共计帮助超过37万人吃上热气腾腾的午餐。其中,贵州省累计开餐92所学校,累计惠及31473人。

“因义而聚,为爱而生”。从十年前的让乡村孩子免于校园饥饿,有机会可以去改变命运,到今天的乡村振兴,“质食计划”。十年,时间在变,孩子在变,乡村在变。

车转山而下,窗外是蜿蜒的柏油马路,在绵延微绿的群山之中,一片洼地出现了,那是黔西县花溪乡。

沙坝小学就位于村中心,很显眼。4月的校园,草木翠绿,一群孩子正在宽阔的操场上上体育课。教室里,是清脆的朗朗书声。

“Welcome to my school。”课间,三年级学生方文景用一口标准的英文和前来的志愿者们热情交流,目光全是自信。

“我想当一名医生,可以给生病的外公和奶奶看病。”另一边,正和小伙伴玩耍的三年级学生许梦洁和同学们,团团围住陆明,毫不陌生,并展示他们的才艺,说着他们的梦想,孩子们中英文随意切换,对答如流。

在沙坝小学,遇到的孩子都大大方方地和你聊天,普通话比祖辈和父辈都要好很多,经常充当着小翻译的角色。他们比祖辈有更大的自由、更宽广的未来。

“十年以后,我们看到了孩子眼里的星星,孩子眼里的星星,或许是我们做免费午餐的意义所在。”免费午餐发起人之一张燕忆及十年前的场景,感动落泪。

十年前,沙坝小学读书的多数孩子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stmmxmp.com/,桑普多利亚家到学校的距离一来一回差不多要3个小时。因中午没有午餐,孩子们要一直等到下午放学,接近天黑回到家才能吃上饭。

因为不忍,2011年4月,邓飞等人联合500名记者、国内数十家媒体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免费午餐基金公募计划,倡议为贫困学童提供免费午餐,帮助中国儿童免于饥饿,健康成长。

今天,因村校合并,这所学校还保留幼儿园到三年级学生共68人,高年级的孩子全部迁往县城抑或镇上的学校。但学校的午餐,十年如一日。全职的厨师,干净的食堂,肉类、汤、鸡蛋……孩子们所需的营养搭配,更加精细和科学。

“这些年,每每看到我们的孩子,大口在食堂吃饭的样子,他们有这么好的身体,接受多元化的教育,我很欣慰。”方校长感叹。

据他介绍,学校吃过免费午餐的孩子,10年间已有1500人以上,他们中有的已经读大学,有的正在黔西县城读初中或者高中。“走出去的孩子们,会给我写信,字里行间全是忘不了的学校和学校的饭菜。”

尚品是免费午餐改变命运的学生之一。今年在贵阳市医科大学读大二。10年前,因家中爸爸生病,曾一度差点告别学校。

免费午餐入驻后,解决了尚品的中午吃饭问题。此后,在免费午餐志愿者孔维老师的资助下,她顺利考上了大学,直到今天,还在接受资助。

而在方校长看来,免费午餐不止是让乡村孩子吃饱饭、吃好饭,更多的是感受到爱和温暖,还有对梦想的执著,能看到更美好的未来。

今年在黔西读初三的高龙林,曾是沙坝小学的街舞小王子,但因左脚有缺陷,一度让他压抑自卑。“免费午餐志愿者了解这件事后,积极筹款,送他去北京最好的医院治疗,现在不仅可以继续跳舞,而且比以前更上进了。”

方校长感叹,在乡村做教育,阻力不仅来自于地理位置偏远导致的教育资源匮乏,阻力还来自于家长。早些年,学生的家长基本外出打工,爷爷奶奶在家带孩子,基本是散养状态。而免费午餐发起者来到沙坝,带给孩子们的,是对山外世界的渴望,是对长大后的样子有了幻想。

十年后,沙坝小学的交通更方便了,他们与山外的距离更近了。村子2018年就实现整体脱贫,有了猕猴桃、中药材等产业。孩子们的父母多数选择回到家乡照护孩子。

“十年前我们用最纯朴的方式做公益,解决孩子们的午餐问题,十年后,社会发展了,乡村变好了,我们还能为孩子做什么?”

发起人之一沈雁斌说,以前是吃饱饭,如今,黔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到处是高楼大厦,乡村孩子不愁吃饭,未来的十年,希望孩子们继续好好吃饭。

他们总结免费午餐这十年,最大的成功之处,就是让“师生同食”,即老师学生要一起吃饭;要“就地取材”,道理非常简单,如果千里迢迢去外地把食材运过去,可能会腐烂变质,甚至还会因为供应链太长会有腐败问题;要做到“公开透明”,“村校联合”,这个道理也很简单,就是所在的小学它是在这个村落里面的,它是村落的一个生发,你必须要跟他保持在一起,才能把免费午餐做好。

十年来,他们努力的一些方向:就是变乡村学校为执行机构,让县级政府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,让孩子的父母成为我们的供应商,让孩子自己成为最敏感的监督传感器。

“十年,沙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我们的初心未变,即使到了今天,国家大力投入的农村中小学生的营养改善计划,但我们也还可以做更多的事,比如除了午餐质量的问题,还要给老师赋能,还要给学生、家长赋能,还要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。”免费午餐发起人张冬萍如是说。

截至2021年2月底,免费午餐基金联合多方力量累计在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1478所学校开餐,共计帮助超过37万人吃上热气腾腾的午餐。当前开餐学校共计1076所,每个开餐日有超过24万人在学校享用着午餐。

今天,方校长给孩子们在学校附近打造了劳动实践基地,取名“免费午餐小菜园”。他的设想,孩子们吃得好了,会忘记苦的日子。一方面让孩子们课余在园子种菜,自给自足。另一方面让孩子们懂得珍惜粮食,懂得爱和给予。

此外,他还充分挖掘地方传统文化,将推磨、风簸、舂碓、缝纫、织土布等引进校园,建立农耕文化体验馆。学校结合家风家训、爱国教育等活动,使学生进一步理解耕读精神,让孩子们在一边读书,一边学习耕作技巧,体验劳作的艰辛,从而培养孩子们吃苦耐劳的精神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